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1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感動...所以介紹給你...


 


                                                             
                                                                      
                                                                           
                          拾荒老人依然在菜市場穿梭。                      
                                                                           
              推著長年與他相伴的手推車,上面裝著新舊不一的紙箱,          
                                                                           
                       這些都是老人賴以維生的財富。                        
                                                                           
               只知道老人已經很老了之外,看不出來他的年紀多大,            
                                                                           
           因為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應該比他真實的年齡還多。            
                                                                           
                    除了早上的菜市場、隔壁街道的黃昏市場、                
                                                                           
                   大馬路旁的夜市也是他撿拾資源的地方。                    
                                                                           
                    今天午後,一聲悶雷,敲出了天空的眼淚。                
                                                                           
                      讓原來熱鬧的市場瞬間顯得冷清許多,                  
                                                                           
                  老人穿著破舊的雨衣,依然在馬路間遊走。                  
                                                                           
               而我,從公司騎著機車到離家不遠的市場附近出外勤。            
                                                                           
             看到老人依然冒雨撿拾廢紙箱及金屬罐,我感到一陣心酸。          
                                                                           
                   只是對這個冷漠的都市來說,這種莫名傷感,                
                                                                           
                          不需要有,也不應該有。                          
                                                                           
                 急忙走進已聯絡的店家,努力推銷著手邊的產品,              
                                                                           
                         希望能夠在精美店面上架。                          
                                                                           
                         再走回街上,雨勢已經變小了。                      
                                                                           
               看到老人在附近的麵包店門口,拿出了殘破的塑膠袋,            
                                                                           
        點算著裡面的銅板,盼望著能夠用他們換取麵包以求得一餐溫飽。        
                                                                           
                         這是老人多日才有一次的奢華。                      
                                                                           
                       我再也忍不住,快步走到老人身後,                    
                                                                           
         按住他的手及塑膠袋口:「老伯,別算了,中午我請你吃麵。」          
                                                                           
               老人細小的眼睛凝望著我,眼光中卻流露深沉的智慧:            
                                                                           
                        「好孩子,我認識你,你就是                        
                                                                           
                那個連用過的衛生紙都拿來回收的小夥子嘛。」                
                                                                           
                       被他一說我不禁臉紅,只能點點頭。                    
                                                                           
                           老人笑著說:「好;好!」                        
                                                                           

                 不知道是讚美我資源回收徹底,還是答應我的邀約。            
                                                                           
                  十分鐘後,一個被雨淋濕的業務員跟一個黑黑的              
                                                                           
                      拾荒老人兩個人在麵攤前坐下來。                      
                                                                           
                不理會皺眉頭的老闆,一老一少在麵攤裡大快朵頤。            
                                                                           
             「為什麼忽然想請我吃麵?」老人邊說,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說不出口,說不出是因為他在雨中工作的背影,              
                                                                           
                   也說不出是因為他殘破的塑膠袋跟零錢。                    
                                                                           
             老人繼續說:「是因為你常看到我這身落魄而同情我吧?」          
                                                                           
                                 我一時啞然。                              
                                                                           
                               只能默默的吃麵。                            
                                                                           
                     趕在老人吃完之前,將兩人的麵錢付了。                  
                                                                           
                      吃完麵後,老人起身露出滿足的笑容。                  
                                                                           
                              似乎不只是因為麵。                          
                                                                           
                        他伸出充滿閱歷的手摸摸我的臉:                    
                                                                           
             「好孩子,你有太多的愛心跟傷感,別浪費在我身上,              
                                                                           
                        多花點時間陪陪父母才是。」                        
                                                                           
           說完,他帶起斗笠,披上雨衣,拉著手推車回到他工作的場所。        
                                                                           
                    但是從那天晚上起,老人不再出現在市場,                
                                                                           
                 而他堆破爛的空地也被改成大樓建築預定地。                  
                                                                           
                     我感到疑惑,但時間沖淡了我的好奇心。                  
                                                                           
            直到三個月後的下午,信箱多出了一封沒有寄信地址的信件。        
                                                                           
                            感到奇怪的我把信拆開:                        
                                                                           
                                                                           
                            「好孩子,還記得我嗎?                        
                                                                           
                        你請我吃麵是我最後一天的拾荒日子,                
                                                                           
                   這份工作我一作就是三十年,即使知道是                    
                                                                           
                       最後一天,我又怎麼捨得停下來呢?                    
                                                                           
                              問我為什麼停止拾荒嗎?                      
                                                                           
                      因為我堆廢棄物的空地被兩個兒子賣掉了,              
                                                                           
                     那是把他們從小拉把長大的空地啊!                      
                                                                           
                         但是他們卻為了建築商的高價收購,                  
                                                                           
              告訴我遺產稅課的重,要我提早將土地過戶給他們,              
                                                                           
             他們一再保證不會把地賣掉。那塊地跟他們爸爸一樣,              
                                                                           
                        從小把他們養大,他們不捨。                        
                                                                           
               如今,地賣給建商,而我住在老人院,我跟地都被拋棄了。        
                                                                           
                        被唸書唸到博士跟大學的兒子拋棄了。                
                                                                           
             這麼多年來,除了養育兒子之外,我沒在自己身上花到一毛錢。      
                                                                           
         我最常吃的是路邊街邊賣熟食的剩菜,跟水果攤剩下來的水果。          
                                                                           

                   那個破塑膠袋裡的錢都是拾荒時候撿到的,                  
                                                                           
                      湊足了錢我才有正常的東西吃呢,                      
                                                                           
                 我所賺到的一分一毫都花在教養兒子的身上。                  
                                                                           
               現在,我在老人院聽到兒子說,土地還有賣了五億的價值,        
                                                                           
            老而不死的你除了會花我們兩兄弟的錢,你還有什麼用?            
                                                                           
                      好孩子,在他們說出口前,我早就麻木了。              
                                                                           
         只記得你請我吃麵時的溫暖,還有你握著我的手時傳來的溫度。          
                                                                           
                                期待有緣再見。」                          
                                                                           
                                                                           
                  我發現信紙的下角有乾枯的淚痕,而新的淚痕,              
                                                                           
                         卻從我的眼中不停的落下。                          
                                                                           
                      毅然決然騎上機車,直奔父母的住所。                  
                                                                           
                     走到屋內,不爭氣的眼淚依然流個不停,                  
                                                                           
     只能哽咽的說:「我回來了,爸、媽,我回來了,我們一起吃晚餐吧。」      
                                                                           
                                                                           
                                                                           
                 一篇溫馨感人的文章..試問在外的遊子.學子.                  
                                                                           
            在父母竭盡所能撫養成長的同時.心?存想的感恩有多少??            
                                                                           
                  文中的老人是現在社會上許多真實與寫實..                  
                                                                           
                而文中的好孩子有著悲憫之心因為老人的知遇..                
                                                                           
                              喚醒他的意識..                              
                                                                           
                             樹欲止而風不靜..                              
                                                                           
                             子欲養而親不待..                              
                                                                           
           親愛的朋友.有多久的時間我們沒有回去陪陪爸爸.媽媽了..            
                                                                           
       有多久的時候..忘了電話的問候..電話的那頭有對殷殷期盼的父母..        
                                                                           
                       深怕電話機的故障而不時拿起...                      
                                                                           
                         不要忘了給你身邊的親友..                          
                                                                           
                   一個親切的問候..這也是他們所期盼的..                    
                                                                           
                      祝福我所有的朋友..闔家安康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因為感動...所以介紹給你...

 

                                                             
                                                                      
                                                                           
                          拾荒老人依然在菜市場穿梭。                      
                                                                           
              推著長年與他相伴的手推車,上面裝著新舊不一的紙箱,          
                                                                           
                       這些都是老人賴以維生的財富。                        
                                                                           
               只知道老人已經很老了之外,看不出來他的年紀多大,            
                                                                           
           因為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應該比他真實的年齡還多。            
                                                                           
                    除了早上的菜市場、隔壁街道的黃昏市場、                
                                                                           
                   大馬路旁的夜市也是他撿拾資源的地方。                    
                                                                           
                    今天午後,一聲悶雷,敲出了天空的眼淚。                
                                                                           
                      讓原來熱鬧的市場瞬間顯得冷清許多,                  
                                                                           
                  老人穿著破舊的雨衣,依然在馬路間遊走。                  
                                                                           
               而我,從公司騎著機車到離家不遠的市場附近出外勤。            
                                                                           
             看到老人依然冒雨撿拾廢紙箱及金屬罐,我感到一陣心酸。          
                                                                           
                   只是對這個冷漠的都市來說,這種莫名傷感,                
                                                                           
                          不需要有,也不應該有。                          
                                                                           
                 急忙走進已聯絡的店家,努力推銷著手邊的產品,              
                                                                           
                         希望能夠在精美店面上架。                          
                                                                           
                         再走回街上,雨勢已經變小了。                      
                                                                           
               看到老人在附近的麵包店門口,拿出了殘破的塑膠袋,            
                                                                           
        點算著裡面的銅板,盼望著能夠用他們換取麵包以求得一餐溫飽。        
                                                                           
                         這是老人多日才有一次的奢華。                      
                                                                           
                       我再也忍不住,快步走到老人身後,                    
                                                                           
         按住他的手及塑膠袋口:「老伯,別算了,中午我請你吃麵。」          
                                                                           
               老人細小的眼睛凝望著我,眼光中卻流露深沉的智慧:            
                                                                           
                        「好孩子,我認識你,你就是                        
                                                                           
                那個連用過的衛生紙都拿來回收的小夥子嘛。」                
                                                                           
                       被他一說我不禁臉紅,只能點點頭。                    
                                                                           
                           老人笑著說:「好;好!」                        
                                                                           

                 不知道是讚美我資源回收徹底,還是答應我的邀約。            
                                                                           
                  十分鐘後,一個被雨淋濕的業務員跟一個黑黑的              
                                                                           
                      拾荒老人兩個人在麵攤前坐下來。                      
                                                                           
                不理會皺眉頭的老闆,一老一少在麵攤裡大快朵頤。            
                                                                           
             「為什麼忽然想請我吃麵?」老人邊說,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說不出口,說不出是因為他在雨中工作的背影,              
                                                                           
                   也說不出是因為他殘破的塑膠袋跟零錢。                    
                                                                           
             老人繼續說:「是因為你常看到我這身落魄而同情我吧?」          
                                                                           
                                 我一時啞然。                              
                                                                           
                               只能默默的吃麵。                            
                                                                           
                     趕在老人吃完之前,將兩人的麵錢付了。                  
                                                                           
                      吃完麵後,老人起身露出滿足的笑容。                  
                                                                           
                              似乎不只是因為麵。                          
                                                                           
                        他伸出充滿閱歷的手摸摸我的臉:                    
                                                                           
             「好孩子,你有太多的愛心跟傷感,別浪費在我身上,              
                                                                           
                        多花點時間陪陪父母才是。」                        
                                                                           
           說完,他帶起斗笠,披上雨衣,拉著手推車回到他工作的場所。        
                                                                           
                    但是從那天晚上起,老人不再出現在市場,                
                                                                           
                 而他堆破爛的空地也被改成大樓建築預定地。                  
                                                                           
                     我感到疑惑,但時間沖淡了我的好奇心。                  
                                                                           
            直到三個月後的下午,信箱多出了一封沒有寄信地址的信件。        
                                                                           
                            感到奇怪的我把信拆開:                        
                                                                           
                                                                           
                            「好孩子,還記得我嗎?                        
                                                                           
                        你請我吃麵是我最後一天的拾荒日子,                
                                                                           
                   這份工作我一作就是三十年,即使知道是                    
                                                                           
                       最後一天,我又怎麼捨得停下來呢?                    
                                                                           
                              問我為什麼停止拾荒嗎?                      
                                                                           
                      因為我堆廢棄物的空地被兩個兒子賣掉了,              
                                                                           
                     那是把他們從小拉把長大的空地啊!                      
                                                                           
                         但是他們卻為了建築商的高價收購,                  
                                                                           
              告訴我遺產稅課的重,要我提早將土地過戶給他們,              
                                                                           
             他們一再保證不會把地賣掉。那塊地跟他們爸爸一樣,              
                                                                           
                        從小把他們養大,他們不捨。                        
                                                                           
               如今,地賣給建商,而我住在老人院,我跟地都被拋棄了。        
                                                                           
                        被唸書唸到博士跟大學的兒子拋棄了。                
                                                                           
             這麼多年來,除了養育兒子之外,我沒在自己身上花到一毛錢。      
                                                                           
         我最常吃的是路邊街邊賣熟食的剩菜,跟水果攤剩下來的水果。          
                                                                           

                   那個破塑膠袋裡的錢都是拾荒時候撿到的,                  
                                                                           
                      湊足了錢我才有正常的東西吃呢,                      
                                                                           
                 我所賺到的一分一毫都花在教養兒子的身上。                  
                                                                           
               現在,我在老人院聽到兒子說,土地還有賣了五億的價值,        
                                                                           
            老而不死的你除了會花我們兩兄弟的錢,你還有什麼用?            
                                                                           
                      好孩子,在他們說出口前,我早就麻木了。              
                                                                           
         只記得你請我吃麵時的溫暖,還有你握著我的手時傳來的溫度。          
                                                                           
                                期待有緣再見。」                          
                                                                           
                                                                           
                  我發現信紙的下角有乾枯的淚痕,而新的淚痕,              
                                                                           
                         卻從我的眼中不停的落下。                          
                                                                           
                      毅然決然騎上機車,直奔父母的住所。                  
                                                                           
                     走到屋內,不爭氣的眼淚依然流個不停,                  
                                                                           
     只能哽咽的說:「我回來了,爸、媽,我回來了,我們一起吃晚餐吧。」      
                                                                           
                                                                           
                                                                           
                 一篇溫馨感人的文章..試問在外的遊子.學子.                  
                                                                           
            在父母竭盡所能撫養成長的同時.心?存想的感恩有多少??            
                                                                           
                  文中的老人是現在社會上許多真實與寫實..                  
                                                                           
                而文中的好孩子有著悲憫之心因為老人的知遇..                
                                                                           
                              喚醒他的意識..                              
                                                                           
                             樹欲止而風不靜..                              
                                                                           
                             子欲養而親不待..                              
                                                                           
           親愛的朋友.有多久的時間我們沒有回去陪陪爸爸.媽媽了..            
                                                                           
       有多久的時候..忘了電話的問候..電話的那頭有對殷殷期盼的父母..        
                                                                           
                       深怕電話機的故障而不時拿起...                      
                                                                           
                         不要忘了給你身邊的親友..                          
                                                                           
                   一個親切的問候..這也是他們所期盼的..                    
                                                                           
                      祝福我所有的朋友..闔家安康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感動,但現在還有這麼美的愛情嗎 ???


 

 

 





  


《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







 






_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我覺得感動,但現在還有這麼美的愛情嗎 ???
 
 
 
  
《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

 
_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汲音集樂】的分享



 


(朋友轉寄的文章.PO給大家分享 )




 


我們家裡有三個小孩,老三出生時,我們常常叫她「小寶貝」。為了不使另外兩個人傷心,老二就叫「中寶貝」,





老大叫「大寶貝」,還有一個是「老寶貝」,  他們都叫我「媽咪」,並且他們給我一個封號-「超級大寶貝」!








 





四年前,當時九歲的老大對我說:「媽咪,妳可以再和我一起做蛋糕,像小時候一樣嗎?說不定等勻勻長到我這麼大,你就不會太忙,就可以了吧?」那時我聽了很難過,為他的懂事,為他的耐心(他本是心急的孩子)而心疼。常常,孩子們一直在等,等哪一天父母親不忙了,可以重溫小時候記憶中,和父母一起的溫馨時光。





 





寒假中,我們花了幾個早上買齊了做蛋糕的各種材料,終於又像他小時候一樣,你加一匙糖,我加一杓麵粉地,合力做了一個蛋糕,等烤好了,他吃不多,喜歡的只是過程。





 





有一個孩子,常常問父親:「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釣魚?」父親說:「週末吧。」到了週末,孩子早早起床,卻看到父親正要出門,還把高爾夫球具放進了車子。孩子一直等,等到了傍晚,父親回來了,孩子說:「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釣魚?」父親說:「我加了一天班,太累了,明天再說。」但是,明天又明天,這明天一直沒有來。孩子長大了,老父親說:「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去釣魚吧?」孩子說:「對不起,爸爸,我現在很忙,要加班、要照管一家大小,還得去學校開家長會。」





 





  現在世界上的觀念,說時間的質比量重要,就是所謂的優質時間(Quality  time),就是不在乎和孩子在一起的時間有多少,而在乎和他一起做什麼。其實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理論。





 





道生博士(Dr. James Dobson)舉了一個例子(他是在美國提倡注重家庭的基督教領袖,著有『管與教』等書,銷售超過一百萬本。)有一個人去吃牛排,等了半天,餓極了,終於侍者端上來一塊小小的牛排。





!  





  「怎麼這麼小?」





 





  「這是最上等的一種牛排。」





 





  「可是我吃不飽。」





 





我們的孩子需要品質好的食物,但固定、足夠的三餐更重要。





 





我們不能整天不在家,然後給孩子十分鐘的優質時間,就認為他會滿足了。





 





優質時間-------是他興沖沖放學時,你在那裡聽 他說得興高采烈。





 





優質時間--------是他心情沮喪地回家時,你在那裡傾聽、安慰、鼓勵。





 





如果錯過了,等我們有空時,問他「今天過得如何?」他只會說「還好!」。





 





寫了許多詩歌的作者Gloria  Gaither說,她 父母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在場」。你知道一個孩子做錯事,最壞的結果是什麼嗎?就是沒有被抓到。當我們常常在孩子生命中「缺席」時,會有什麼後果?





 





我們家有好幾年實行的一項「優良傳統」,就是和孩子「單獨約會」。每個孩子每三個月有一天是屬於他的特別日子,和爸爸或媽媽做他選擇的事。譬如老大和爸爸去清華吃飯,然後下盤棋;老二和我買張月台票,在火車站看火車,他會不捨地說:「再看一列自強號、一列復興號、一列莒光號就走!」老三可能是爸爸帶去吃個冰淇淋。雖然有三個孩子,我們希望他們覺得自己是父母眼中《獨一的嬌兒》。





 





  這些是親子間的優質時間,但每天看似平淡的時光,「量」的累積更重要。偶而的一餐牛排不能取代每日三餐。





 





  每過一日,孩子就像一塊磚一塊磚地被建造起來 ,我們讓誰來做這樣的工作?當建造不好,要拆是很痛苦的事。 有一個人發現孩子學了保母說話不誠實的毛病,要改掉這習慣是很不容易的。有人說,養成一個好習慣,須要六個月;也有人說,一個行為造成一個習慣,一個習慣造成一個個性,一個個性造成一個人生。每一日都何等重要。我們所花的時間,構成我們的生活,也為孩子的人生奠基。





 





  有一位教育家說,要一天四次擁抱你的孩子。我盡量提醒自己,孩子說話時專心聽,也注視他們的眼睛。常常,就在這專注的時刻,心中湧起對他們的愛,就會自然地抱抱他們。擁抱、親吻、稱讚、鼓勵,這些永遠不嫌太多。 一個孩子心中的愛槽注滿了的時候,他只會把愛流露出去,而不是成為一個「give  me, give me」(給我,給我)不滿的孩子。





 





  四年級的老二上學期得了五育獎及模範生,但最讓我們欣慰的是,老師給的評語:「謝謝韡函對 xx同學的包容和幫助。」





 





  前美國總統布希夫人,在衛斯理女子學院畢業典禮上致詞:「等妳們到了我這個年紀,你不會因為失去一筆生意,或少了一個客戶而後悔,但 妳若沒有花時間在丈夫、孩子身上,妳會悔恨不已。」





 





  有一個母親在孩子的房間,一直說:「我還有好多話要告訴你,對不起,我一直都那麼忙。」她一直說,一直抱歉,最後,孩子放下收好的皮箱說:「媽,何必再說什麼呢,我明天就要去念大學了。」





 





  一個孩子在我們身邊差不多有十八年,日子很快會過去,我們也有一天要交出成績單。放棄作父母的責任,就會失去作父母的權柄。 一個叫不動的孩子,常常也是個心中沒有被愛注滿的孩子。願我們趁還有時間花在孩子身上時,作盡職的選擇。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感謝【汲音集樂】的分享

 

(朋友轉寄的文章.PO給大家分享 )

 

我們家裡有三個小孩,老三出生時,我們常常叫她「小寶貝」。為了不使另外兩個人傷心,老二就叫「中寶貝」,

老大叫「大寶貝」,還有一個是「老寶貝」,  他們都叫我「媽咪」,並且他們給我一個封號-「超級大寶貝」!

 

四年前,當時九歲的老大對我說:「媽咪,妳可以再和我一起做蛋糕,像小時候一樣嗎?說不定等勻勻長到我這麼大,你就不會太忙,就可以了吧?」那時我聽了很難過,為他的懂事,為他的耐心(他本是心急的孩子)而心疼。常常,孩子們一直在等,等哪一天父母親不忙了,可以重溫小時候記憶中,和父母一起的溫馨時光。

 

寒假中,我們花了幾個早上買齊了做蛋糕的各種材料,終於又像他小時候一樣,你加一匙糖,我加一杓麵粉地,合力做了一個蛋糕,等烤好了,他吃不多,喜歡的只是過程。

 

有一個孩子,常常問父親:「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釣魚?」父親說:「週末吧。」到了週末,孩子早早起床,卻看到父親正要出門,還把高爾夫球具放進了車子。孩子一直等,等到了傍晚,父親回來了,孩子說:「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釣魚?」父親說:「我加了一天班,太累了,明天再說。」但是,明天又明天,這明天一直沒有來。孩子長大了,老父親說:「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去釣魚吧?」孩子說:「對不起,爸爸,我現在很忙,要加班、要照管一家大小,還得去學校開家長會。」

 

  現在世界上的觀念,說時間的質比量重要,就是所謂的優質時間(Quality  time),就是不在乎和孩子在一起的時間有多少,而在乎和他一起做什麼。其實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理論。

 

道生博士(Dr. James Dobson)舉了一個例子(他是在美國提倡注重家庭的基督教領袖,著有『管與教』等書,銷售超過一百萬本。)有一個人去吃牛排,等了半天,餓極了,終於侍者端上來一塊小小的牛排。

!  

  「怎麼這麼小?」

 

  「這是最上等的一種牛排。」

 

  「可是我吃不飽。」

 

我們的孩子需要品質好的食物,但固定、足夠的三餐更重要。

 

我們不能整天不在家,然後給孩子十分鐘的優質時間,就認為他會滿足了。

 

優質時間-------是他興沖沖放學時,你在那裡聽 他說得興高采烈。

 

優質時間--------是他心情沮喪地回家時,你在那裡傾聽、安慰、鼓勵。

 

如果錯過了,等我們有空時,問他「今天過得如何?」他只會說「還好!」。

 

寫了許多詩歌的作者Gloria  Gaither說,她 父母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在場」。你知道一個孩子做錯事,最壞的結果是什麼嗎?就是沒有被抓到。當我們常常在孩子生命中「缺席」時,會有什麼後果?

 

我們家有好幾年實行的一項「優良傳統」,就是和孩子「單獨約會」。每個孩子每三個月有一天是屬於他的特別日子,和爸爸或媽媽做他選擇的事。譬如老大和爸爸去清華吃飯,然後下盤棋;老二和我買張月台票,在火車站看火車,他會不捨地說:「再看一列自強號、一列復興號、一列莒光號就走!」老三可能是爸爸帶去吃個冰淇淋。雖然有三個孩子,我們希望他們覺得自己是父母眼中《獨一的嬌兒》。

 

  這些是親子間的優質時間,但每天看似平淡的時光,「量」的累積更重要。偶而的一餐牛排不能取代每日三餐。

 

  每過一日,孩子就像一塊磚一塊磚地被建造起來 ,我們讓誰來做這樣的工作?當建造不好,要拆是很痛苦的事。 有一個人發現孩子學了保母說話不誠實的毛病,要改掉這習慣是很不容易的。有人說,養成一個好習慣,須要六個月;也有人說,一個行為造成一個習慣,一個習慣造成一個個性,一個個性造成一個人生。每一日都何等重要。我們所花的時間,構成我們的生活,也為孩子的人生奠基。

 

  有一位教育家說,要一天四次擁抱你的孩子。我盡量提醒自己,孩子說話時專心聽,也注視他們的眼睛。常常,就在這專注的時刻,心中湧起對他們的愛,就會自然地抱抱他們。擁抱、親吻、稱讚、鼓勵,這些永遠不嫌太多。 一個孩子心中的愛槽注滿了的時候,他只會把愛流露出去,而不是成為一個「give  me, give me」(給我,給我)不滿的孩子。

 

  四年級的老二上學期得了五育獎及模範生,但最讓我們欣慰的是,老師給的評語:「謝謝韡函對 xx同學的包容和幫助。」

 

  前美國總統布希夫人,在衛斯理女子學院畢業典禮上致詞:「等妳們到了我這個年紀,你不會因為失去一筆生意,或少了一個客戶而後悔,但 妳若沒有花時間在丈夫、孩子身上,妳會悔恨不已。」

 

  有一個母親在孩子的房間,一直說:「我還有好多話要告訴你,對不起,我一直都那麼忙。」她一直說,一直抱歉,最後,孩子放下收好的皮箱說:「媽,何必再說什麼呢,我明天就要去念大學了。」

 

  一個孩子在我們身邊差不多有十八年,日子很快會過去,我們也有一天要交出成績單。放棄作父母的責任,就會失去作父母的權柄。 一個叫不動的孩子,常常也是個心中沒有被愛注滿的孩子。願我們趁還有時間花在孩子身上時,作盡職的選擇。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向老板請假的時候,老板寫了這封信這樣回答我:

你想請一天假?看看你在向公司要求什麼?
一年裡有365天你可以工作。

一年 52個星期,你已經每星期休息2 天,剩下261天工作。

你每天有16小時不在工作,去掉 170天,剩下91天。

每天你花30分鐘時間喝咖啡,加起來每年23天,剩下68天。

每天午飯時間你花掉1小時,又用掉46天,還有22天。

通常你每年請2天病假,這樣你的工作時間只有20天。

每年有5個節假日,公司休息不上班,你只幹15天。

每年公司還慷慨地給你14天假期,算下來你就工作1天,

而你他媽的還要請這一天假?




我的回信內容


你怎麼不說 ---


每天8:30分上班,我8:10就要從家中出門


(這段時間我為公司做事,但是 ......沒有給我錢 )

每天17:30下班,我要到18:00才會到家


(這段時間我為公司做事,但是......沒有給我錢 )

公司規定不能隨便穿,要穿襯衫西裝庫皮鞋,偏偏我最討厭穿襯衫西裝褲皮鞋,這我要花自己的錢去買,公司也沒有給錢。

每天看電腦,對我的眼睛是一大傷害,我近視平均每年增加至少100度,將來的醫藥費還要自己付,為了工作傷害自己永久的健康,公司也不做這方面的補助。

每天用滑鼠鍵盤 害的我肩膀酸痛的要死回去還要自己買沙龍趴思來貼這部份公司又不提供沙龍趴思又得我自己出錢

每次有案子,你一句話丟下來,我就要花盡心思, 怎麼打一份讓你交差的企劃書,隨時隨地走到哪裡連半夜作夢都夢到,公司也沒給我加班費。


客戶不爽,打來公司對著我的耳朵狂吼,弄的我精神衰弱、食慾不振,還要開夜車趕案子,開紿懷疑我會過勞死, 公司也沒給我錢和保險。

每天希望同事和客戶在工作上能夠配合,所以自己出去玩的時候,還要買個紀念品給同事和客戶以打好關係,這紀念品的錢還是要我自己出。





我不過多請一天假~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當我向老板請假的時候,老板寫了這封信這樣回答我:

你想請一天假?看看你在向公司要求什麼?
一年裡有365天你可以工作。

一年 52個星期,你已經每星期休息2 天,剩下261天工作。

你每天有16小時不在工作,去掉 170天,剩下91天。

每天你花30分鐘時間喝咖啡,加起來每年23天,剩下68天。

每天午飯時間你花掉1小時,又用掉46天,還有22天。

通常你每年請2天病假,這樣你的工作時間只有20天。

每年有5個節假日,公司休息不上班,你只幹15天。

每年公司還慷慨地給你14天假期,算下來你就工作1天,

而你他媽的還要請這一天假?




我的回信內容


你怎麼不說 ---


每天8:30分上班,我8:10就要從家中出門

(這段時間我為公司做事,但是 ......沒有給我錢 )

每天17:30下班,我要到18:00才會到家

(這段時間我為公司做事,但是......沒有給我錢 )

公司規定不能隨便穿,要穿襯衫西裝庫皮鞋,偏偏我最討厭穿襯衫西裝褲皮鞋,這我要花自己的錢去買,公司也沒有給錢。

每天看電腦,對我的眼睛是一大傷害,我近視平均每年增加至少100度,將來的醫藥費還要自己付,為了工作傷害自己永久的健康,公司也不做這方面的補助。

每天用滑鼠鍵盤 害的我肩膀酸痛的要死回去還要自己買沙龍趴思來貼這部份公司又不提供沙龍趴思又得我自己出錢

每次有案子,你一句話丟下來,我就要花盡心思, 怎麼打一份讓你交差的企劃書,隨時隨地走到哪裡連半夜作夢都夢到,公司也沒給我加班費。


客戶不爽,打來公司對著我的耳朵狂吼,弄的我精神衰弱、食慾不振,還要開夜車趕案子,開紿懷疑我會過勞死, 公司也沒給我錢和保險。

每天希望同事和客戶在工作上能夠配合,所以自己出去玩的時候,還要買個紀念品給同事和客戶以打好關係,這紀念品的錢還是要我自己出。



我不過多請一天假~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牛班的春天-TV男女對唱 音樂欣賞

 

這是"放牛班的春天"小男主角Jean-Baptiste和女孩Clémence Saint-Preux的對唱。

雖然沒有歌詞的對唱,可是聽起來仍讓人心曠神怡呢^^

曲名 Concerto pour deux voix  作曲 Saint-Preux

 

 

這位小男高音擁有清新明亮的天籟聲嗓,聽~真是一鳴驚人呀。

歌聲好聽到連雞皮疙瘩都起立鼓掌,餘音繞樑不止三日。


 
 這位17歲女孩最近出單曲,長得十分漂亮,眼睛會放電呢!

她也是這首曲子作曲者的女兒,相信未來的前途無限啊~~~~

 

真是百聽不厭.....一定要欣賞喔^^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努力看完喔 


 


電腦公司:你好!我可以為您服務嗎?

客戶  :是的,我有WordPerfect有問題。

電腦公司:您有什麼問題呢?

客戶  :我剛剛自已在打字的時候,突然間所有的字都不見了。

電腦公司:字都不見了。

客戶  :它們都不見了。

電腦公司:嗯,現在你的螢幕看到什麼東西?

客戶  :沒有任何東西。

電腦公司:沒有任何東西?

客戶  :螢幕是全黑的,我打的字它都沒反應。

電腦公司:您是否還在操作WordPerfect呢,還是已經離開了?

客戶  :我要怎麼說明呢?

電腦公司:你可以在螢幕上看到C\的提示符號嗎?

客戶  :什麼是"C\"

電腦公司:不管它了,你可以看到游標在螢幕上嗎?

客戶  :螢幕上沒有任何的游標,我告訴過你,我打的字它都沒反應。

電腦公司:顯示器上的電源指示燈有沒有亮?

客戶  :什麼是電源指示燈?

電腦公司:就是那個看起像電視的螢幕,有沒有一個小光點亮者告訴你它是開著的?

客戶  :我不懂耶。

電腦公司:那麼,你能不能看得到顯示器後面有一條電源線接在上面?

客戶  :是,我想我看到了。

電腦公司:太棒了,沿著電線找下去,看它有沒有插在牆上?

客戶  :有啊!

電腦公司:你到顯示器後面看看,有沒有注意到有兩條電線插在後面,不是只有一條哦。

客戶  :沒有。

電腦公司:就是了,我要你再到顯示器後面去找另一條電線。

客戶  :OK,找到了。

電腦公司:再找下去,告訴我它有沒有確實插好在電腦後面。

客戶  :我搆不到。

電腦公司:嗯,那麼,你看得到嗎?

客戶  :看不到。

電腦公司:那麼拿個東西墊高,爬過去看一下?

客戶  :喔,不是角度不好看不到,而是太暗了。

電腦公司:太暗?

客戶  :是的,辨公室的燈光全都不亮,唯一的光線是來自窗戶外面。

電腦公司:那麼把辨公室的電燈都打開啊。

客戶  :我沒辨法!

電腦公司:沒辨法??

客戶  :因為停電啊!

電腦公司:停停電?*#@&*#@……OK!現在開始打包,電腦公送                        電腦來時的包裝箱和使用手冊都還在嗎?

客戶  :嗯,是的,我已把它們收在櫃子。

電腦公司:很好!去把它們拿出來,然後把電腦搬下來包裝好,就像剛送來的時候一樣。然後看你在那買的,把它送回去。

客戶  :真的嗎?是它壞掉了嗎?

電腦公司:是的,恐怕是這樣的了。

客戶  :喔,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子的。那我要怎樣跟他們說呢?

電腦公司:就告訴他們說:『我實在笨到不夠資格擁有一部電腦』。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請努力看完喔 


 

電腦公司:你好!我可以為您服務嗎?
客戶  :是的,我有WordPerfect有問題。
電腦公司:您有什麼問題呢?
客戶  :我剛剛自已在打字的時候,突然間所有的字都不見了。
電腦公司:字都不見了。
客戶  :它們都不見了。
電腦公司:嗯,現在你的螢幕看到什麼東西?
客戶  :沒有任何東西。
電腦公司:沒有任何東西?
客戶  :螢幕是全黑的,我打的字它都沒反應。
電腦公司:您是否還在操作WordPerfect呢,還是已經離開了?
客戶  :我要怎麼說明呢?
電腦公司:你可以在螢幕上看到C\的提示符號嗎?
客戶  :什麼是"C\"
電腦公司:不管它了,你可以看到游標在螢幕上嗎?
客戶  :螢幕上沒有任何的游標,我告訴過你,我打的字它都沒反應。
電腦公司:顯示器上的電源指示燈有沒有亮?
客戶  :什麼是電源指示燈?
電腦公司:就是那個看起像電視的螢幕,有沒有一個小光點亮者告訴你它是開著的?
客戶  :我不懂耶。
電腦公司:那麼,你能不能看得到顯示器後面有一條電源線接在上面?
客戶  :是,我想我看到了。
電腦公司:太棒了,沿著電線找下去,看它有沒有插在牆上?
客戶  :有啊!
電腦公司:你到顯示器後面看看,有沒有注意到有兩條電線插在後面,不是只有一條哦。
客戶  :沒有。
電腦公司:就是了,我要你再到顯示器後面去找另一條電線。
客戶  :OK,找到了。
電腦公司:再找下去,告訴我它有沒有確實插好在電腦後面。
客戶  :我搆不到。
電腦公司:嗯,那麼,你看得到嗎?
客戶  :看不到。
電腦公司:那麼拿個東西墊高,爬過去看一下?
客戶  :喔,不是角度不好看不到,而是太暗了。
電腦公司:太暗?
客戶  :是的,辨公室的燈光全都不亮,唯一的光線是來自窗戶外面。
電腦公司:那麼把辨公室的電燈都打開啊。
客戶  :我沒辨法!
電腦公司:沒辨法??
客戶  :因為停電啊!
電腦公司:停停電?*#@&*#@……OK!現在開始打包,電腦公送                        電腦來時的包裝箱和使用手冊都還在嗎?
客戶  :嗯,是的,我已把它們收在櫃子。
電腦公司:很好!去把它們拿出來,然後把電腦搬下來包裝好,就像剛送來的時候一樣。然後看你在那買的,把它送回去。
客戶  :真的嗎?是它壞掉了嗎?
電腦公司:是的,恐怕是這樣的了。
客戶  :喔,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子的。那我要怎樣跟他們說呢?
電腦公司:就告訴他們說:『我實在笨到不夠資格擁有一部電腦』。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遇到有人打錯電話,就請你直接問他是撥幾號,而你只要告訴他" 你撥的電話號碼不對"


好了, 不要傻傻的.......... 說出自己的電話號碼  


這次的受害者以台北縣永和市為主,但由於犯罪者可能四處遊走,因此基本上全台灣的民眾


都是受害者,由於這是智慧型犯罪的一種,請大家用力傳信! 


步驟 一


犯罪者先侵入電信機房、電信分接中心,然後以查話用的電話機,任意挑選線路,然後讓該


線路的住戶響鈴。


步驟二    


響鈴之後,住戶接聽電話,犯罪者(聲音甜美的女性)便立刻詢問住戶:「對不起,請問您


府上的電話是多少?我可能打錯電話了」


步驟三


住戶基於協助的心情, 告知對方該電話為 xxxxxxxxx


步驟四 


犯罪者還刻意重複 ?真的是「xxxxxxxx」嗎?


步驟五 


住戶回答說是啊!沒錯啊!
 


步驟六


犯罪者就立刻回答說:「啊!很抱歉!我打錯電話!」


步驟七  


之後犯罪者不只可以透過偷接線路或侵入電信網路的方式「撥打這支電話」、而且還得知這


支電話的正確「電話號碼」


步驟八


之後犯罪者透過「中華電信的兩個大漏洞」:


1.下班時間沒有專人接聽服務電話,所以來不及終止電話服務。 


2.利用 020301234這隻控制「 0204限制撥插 的加密電話,加上「用戶的電話號碼」,進行密碼


的修改,使住戶無法自己撥打 0204的電話,而且,住戶也無法自行變更「密碼」,因為這時


候,密碼被犯罪者搶先設定了。  


步驟九


接下來,犯罪者就開始瘋狂打 0204的電話 :通常犯罪者會打以下的0204電話: 0204888XXX


電話。


步驟十 


由於每次只撥打不超過 一兩 百元,因此很多住戶以為是家中小孩盜打,所以都自行繳錢了


事。


步驟十一  
 

犯罪集團因此獲利超過數百萬至數千萬元! 

把這封信轉寄給您的所有朋友吧!這是跟時間賽跑的防恐怖偷錢份子的戰爭!每多一秒鐘,

 

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害!!

若遇到有人打錯電話,就請你直接問他是撥幾號,而你只要告訴他 "你撥的電話號碼不對

 

"就好了,不要傻 傻 ..........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若遇到有人打錯電話,就請你直接問他是撥幾號,而你只要告訴他" 你撥的電話號碼不對"

好了, 不要傻傻的.......... 說出自己的電話號碼  

這次的受害者以台北縣永和市為主,但由於犯罪者可能四處遊走,因此基本上全台灣的民眾

都是受害者,由於這是智慧型犯罪的一種,請大家用力傳信! 

步驟 一

犯罪者先侵入電信機房、電信分接中心,然後以查話用的電話機,任意挑選線路,然後讓該

線路的住戶響鈴。

步驟二    

響鈴之後,住戶接聽電話,犯罪者(聲音甜美的女性)便立刻詢問住戶:「對不起,請問您

府上的電話是多少?我可能打錯電話了」

步驟三

住戶基於協助的心情, 告知對方該電話為 xxxxxxxxx

步驟四 

犯罪者還刻意重複 ?真的是「xxxxxxxx」嗎?

步驟五 

住戶回答說是啊!沒錯啊!
 

步驟六

犯罪者就立刻回答說:「啊!很抱歉!我打錯電話!」

步驟七  

之後犯罪者不只可以透過偷接線路或侵入電信網路的方式「撥打這支電話」、而且還得知這

支電話的正確「電話號碼」

步驟八

之後犯罪者透過「中華電信的兩個大漏洞」:

1.下班時間沒有專人接聽服務電話,所以來不及終止電話服務。 

2.利用 020301234這隻控制「 0204限制撥插 的加密電話,加上「用戶的電話號碼」,進行密碼

的修改,使住戶無法自己撥打 0204的電話,而且,住戶也無法自行變更「密碼」,因為這時

候,密碼被犯罪者搶先設定了。  

步驟九

接下來,犯罪者就開始瘋狂打 0204的電話 :通常犯罪者會打以下的0204電話: 0204888XXX

電話。

步驟十 

由於每次只撥打不超過 一兩 百元,因此很多住戶以為是家中小孩盜打,所以都自行繳錢了

事。

步驟十一  
 
犯罪集團因此獲利超過數百萬至數千萬元! 
把這封信轉寄給您的所有朋友吧!這是跟時間賽跑的防恐怖偷錢份子的戰爭!每多一秒鐘,
 
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害!!
若遇到有人打錯電話,就請你直接問他是撥幾號,而你只要告訴他 "你撥的電話號碼不對
 
"就好了,不要傻 傻 ..........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瑪奇朵媽咪】的分享


 



當有個人愛上你,而你也覺得他不錯。


那並不代表你會選擇他。

我們總說:「要找一個很愛很愛的人,才會談戀愛。」


但是當對方問你,怎樣才算是很愛很愛的時候,


 

你卻無法回答他,因為你自己也不知道。


沒錯,我們總是以為,我們會找到一個自己很愛很愛的人。


 

可是後來,當我們猛然回首,我們才會發覺自己曾經多麼天真。


假如從來沒有開始,你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很愛很愛那個人呢?


其實,很愛很愛的感覺,是要在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才會發現的。


或許每個人都希望能夠找到自己心目中百分之百的伴侶,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

『在你身邊會不會早已經有人默默對你付出很久了,只是你沒發覺而已呢?』


所以,還是仔細看看身邊的人吧!他或許已經等你很久嘍!




 


有人說,喝酒的時候,六分醉的微醺感是最舒服的。


肌肉可以得到鬆弛,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是可愛的,


如果你還繼續喝,很可能隔天你會頭疼欲裂,全身不舒服,


完全喪失了喝酒的樂趣。


吃飯的時候,七分飽的滿足感是最舒服的。


口中還留著食物的香味,再加上飯後甜點、水果,


保持身材和身體健康絕對足夠。

 

 


如果你還繼續吃,很可能會腸胃不適、吃太飽想睡覺,


完全喪失了吃飯的樂趣。


 


 


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愛到八分絕對剛剛好。


所有的期待和希望都只有七八分;剩下兩三分用來愛自己。


 


如果你還繼續愛得更多,很可能會給對方沉重的壓力,讓彼此喘不過氣來,


完全喪失了愛情的樂趣。




所以請記住,

喝酒不要超過六分醉,

吃飯不要超過七分飽,


愛一個人不要超過八分喔!





那天朋友問我:『到底該怎麼做才算是愛一個人呢?』

我笑著跟他說:

『其實每個人的愛情觀都不一樣,

說對了叫開導,


但就怕說錯反倒變成誤導。那就糟糕了!』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感謝【瑪奇朵媽咪】的分享

 

當有個人愛上你,而你也覺得他不錯。

那並不代表你會選擇他。

我們總說:「要找一個很愛很愛的人,才會談戀愛。」

但是當對方問你,怎樣才算是很愛很愛的時候,

 
你卻無法回答他,因為你自己也不知道。

沒錯,我們總是以為,我們會找到一個自己很愛很愛的人。

 
可是後來,當我們猛然回首,我們才會發覺自己曾經多麼天真。

假如從來沒有開始,你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很愛很愛那個人呢?

其實,很愛很愛的感覺,是要在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才會發現的。

或許每個人都希望能夠找到自己心目中百分之百的伴侶,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

『在你身邊會不會早已經有人默默對你付出很久了,只是你沒發覺而已呢?』

所以,還是仔細看看身邊的人吧!他或許已經等你很久嘍!


 

有人說,喝酒的時候,六分醉的微醺感是最舒服的。

肌肉可以得到鬆弛,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是可愛的,

如果你還繼續喝,很可能隔天你會頭疼欲裂,全身不舒服,

完全喪失了喝酒的樂趣。

吃飯的時候,七分飽的滿足感是最舒服的。

口中還留著食物的香味,再加上飯後甜點、水果,

保持身材和身體健康絕對足夠。
 
 

如果你還繼續吃,很可能會腸胃不適、吃太飽想睡覺,

完全喪失了吃飯的樂趣。

 
 

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愛到八分絕對剛剛好。

所有的期待和希望都只有七八分;剩下兩三分用來愛自己。

 

如果你還繼續愛得更多,很可能會給對方沉重的壓力,讓彼此喘不過氣來,

完全喪失了愛情的樂趣。



所以請記住,
喝酒不要超過六分醉,
吃飯不要超過七分飽,

愛一個人不要超過八分喔!



那天朋友問我:『到底該怎麼做才算是愛一個人呢?』
我笑著跟他說:

『其實每個人的愛情觀都不一樣,
說對了叫開導,

但就怕說錯反倒變成誤導。那就糟糕了!』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瑪奇朵媽咪】的分享


 


 



因為老家離大學很遠,為了方便上學,John和另一個同學合資在大學附近租了一個單位。
有一天,John 邀請媽媽來吃晚飯。
飯桌上,媽媽一再注意到與 John 同住的女室友Mary非常漂亮,

而且覺得二人的眼神交流也非比尋常,她十分懷疑兩人的關係是否真的僅限於室友。

John也發現了媽媽的想法,於是主動跟媽媽說明︰「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我可以向
你保證,Mary 和我是純粹的室友,絕對沒別的。」

 一個星期後,

Mary 跑來跟John說︰「自從你媽媽來吃過晚飯之後,我就一直找不到我
 那把純銀的湯匙,你覺得會不會是她拿走了?」

John說:「我不知道呀!不過別擔心,讓我來處理這件事吧。」
之後他寫了一封信給他媽媽:

親愛的媽媽:
我不會說您『拿』了一把純銀湯匙,
我也不會說您『沒拿』了一把純銀湯匙,
不過有一件事情大家都注意到了,
就是自從您在這裡吃了晚飯之後,
有一樣東西不見了。

愛你的, John
 


幾天後,媽媽的回信來了。


親愛的兒子:
我不會說你和 Mary『睡』在一起,
我也不會說你和 Mary 『沒睡』在一起,
不過有一件事情大家都注意到了,
那就是如果她的確是睡在自己床上的話,
她早就會發現那把純銀湯匙了。


愛你的, 媽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感謝【瑪奇朵媽咪】的分享

 

 

因為老家離大學很遠,為了方便上學,John和另一個同學合資在大學附近租了一個單位。
有一天,John 邀請媽媽來吃晚飯。
飯桌上,媽媽一再注意到與 John 同住的女室友Mary非常漂亮,

而且覺得二人的眼神交流也非比尋常,她十分懷疑兩人的關係是否真的僅限於室友。

John也發現了媽媽的想法,於是主動跟媽媽說明︰「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我可以向
你保證,Mary 和我是純粹的室友,絕對沒別的。」
 一個星期後,
Mary 跑來跟John說︰「自從你媽媽來吃過晚飯之後,我就一直找不到我
 那把純銀的湯匙,你覺得會不會是她拿走了?」

John說:「我不知道呀!不過別擔心,讓我來處理這件事吧。」
之後他寫了一封信給他媽媽:
親愛的媽媽:
我不會說您『拿』了一把純銀湯匙,
我也不會說您『沒拿』了一把純銀湯匙,
不過有一件事情大家都注意到了,
就是自從您在這裡吃了晚飯之後,
有一樣東西不見了。
愛你的, John
 

幾天後,媽媽的回信來了。

親愛的兒子:
我不會說你和 Mary『睡』在一起,
我也不會說你和 Mary 『沒睡』在一起,
不過有一件事情大家都注意到了,
那就是如果她的確是睡在自己床上的話,
她早就會發現那把純銀湯匙了。

愛你的, 媽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梧桐蝶】的分享......



 


媽! 你怎麼還沒死啊?


 


怎樣這標題嚇人吧!


這是我前陣子和教會的朋友去安養院做活動時,親眼目睹耳聞的故事。


 


那是間不小的安養院,設備齊全,人手充足,這是吳老太太(姓氏為虛構,為保護 那個老 太太)一家眼中選擇最好的一家。


 


老太太育有三女二男,這些兒女都在做阿公、阿嬤的年紀,可見老太太的年紀有多大了。


 


老太太長年患有重度的糖尿病,也已臥床多年,會轉送這家安養院是因為上一間安養院人足不足,制度欠缺等原因,造 成老 太太的下半部都潰爛,即是醫學上所稱的“褥瘡”。


 


剛送來時大女兒交待了,不管花多少錢,都要將她母親醫好。(大女兒嫁的不錯,夫家極富有)


  如照老太太的情況看來,恐怕是要 截肢,以免傷口壞死形成敗血症,但兒女不願老太太晚年四肢不全,便拒絶醫生的要求,保得四肢健全,但是這傷終究會為成為日後的不定時炸彈。


 


在市面上有一種針劑是針對糖尿病患者的四肢末稍潰爛可見良效,但藥費不便宜,一枝小小的針劑要價上千元,一星期需要打上二劑。


在徵得大女兒的同意之下(大女兒並當面就將半年份針劑的金額留下),便開始為這名老太太施打針劑。


 


莫約三個月過去,老太太的傷口竟也好了七、八成了,有天,其中一個兒子到了安養院看老母親。


 


咦!!!!


怎麼好轉了???


我還在期待著她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便怒氣沖沖的走進駐院醫師的休息室(這安養院聘有駐院醫師二十四小時都會有醫生在),大聲的怒罵的,『你們做了什麼好事?』


醫生回答:「我們?沒有啊!你媽媽的情況 逐日好轉,沒有什麼大問題啊!」


『我是說,她怎麼會好的?』大兒子話說的很明顯。


「????」醫生一直反應不過來。


『我告訴你喔!她在床上躺了十五年,我就多花了十五年的錢,當初我只是想如果她要走,不要讓她走的那麼難看(他指全身是傷口),才轉到這來,沒想到你們把她醫好那麼多,這不是又要讓我多花錢嗎?』大兒子話說的清楚了。


「你怎麼這麼說話,她是你媽啊!」醫生不敢相信,這面前衣冠楚楚的男人,是隻禽獸不如的東西。


『我再告訴你,你要嘛!就把她醫的能吃能走,要不然你就給我別再管她了!』大兒子話說絶了。


「但是這是吳小姐交待的!」醫生搬出他家的人來,企圖壓制住他。


『她算那根蔥啊!嫁出去的女兒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她那有那個資格來管我家的事。』看來大兒子和她的大女兒也處的不好,莫非也是為了這個老母親的事嗎!


 


事後安養院退回了吳老太太用剩餘的錢(預繳針劑的部份),只能用一般的健保給付的藥物治療。


不用想,老太太又惡化了,因為高血糖的問題,很快就真的截肢,但截肢情況仍然繼續惡化,不久就如大兒子所願,往生極樂了。


 


 


我有好一陣子很想不開,為何母親含莘茹苦的拉拔兒女長大成人,如今換得如此下場,哎~~~~~


 


題外話“~


 


我有一篇是網友寄給我的.也是有關親情的,或許絶大部份的看過,但是請耐著性子再讀一遍! 請真心的對待你的每一個家人!


當我老了


 


當我老了,不再是原來的我。


請理解我,對我有一點耐心。


 


當我把菜湯灑到自己的衣服上時,當我忘記怎樣繫鞋帶時,


請想一想當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當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你早已聽膩的話語,


請耐心地聽我說,不要打斷我。


你小的時候,我不得不重複那個講過千百遍的故事,直到你進入夢鄉。


 


當我需要你幫我洗澡時,


請不要責備我。


還記得小時候我千方百計哄你洗澡的情形嗎?


 


當我對新科技和新事物不知所措時,


請不要嘲笑我。


想一想當初我怎樣耐心地回答你的每一個「為什麼」。


 


當我由於雙腿疲勞而無法行走時,


請伸出你年輕有力的手攙扶我。


就像你小時候學習走路時,我扶你那樣。


 


當我忽然忘記我們談話的主題,


請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回想。


其實對我來說,談論什麼並不重要,只要你能在一旁聽我說,我就很滿足。


 


當你看著老去的我,請不要悲傷。


理解我,支持我,就像你剛才開始學習如何生活時我對你那樣。


 


當初我引導你走上人生路,如今請陪伴我走完最後的路。


給我你的愛和耐心,我會抱以感激的微笑,這微笑中凝結著我對你無限的愛。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感謝【梧桐蝶】的分享......

 

媽! 你怎麼還沒死啊?

 

怎樣這標題嚇人吧!

這是我前陣子和教會的朋友去安養院做活動時,親眼目睹耳聞的故事。

 

那是間不小的安養院,設備齊全,人手充足,這是吳老太太(姓氏為虛構,為保護 那個老 太太)一家眼中選擇最好的一家。

 

老太太育有三女二男,這些兒女都在做阿公、阿嬤的年紀,可見老太太的年紀有多大了。

 

老太太長年患有重度的糖尿病,也已臥床多年,會轉送這家安養院是因為上一間安養院人足不足,制度欠缺等原因,造 成老 太太的下半部都潰爛,即是醫學上所稱的“褥瘡”。

 

剛送來時大女兒交待了,不管花多少錢,都要將她母親醫好。(大女兒嫁的不錯,夫家極富有)

  如照老太太的情況看來,恐怕是要 截肢,以免傷口壞死形成敗血症,但兒女不願老太太晚年四肢不全,便拒絶醫生的要求,保得四肢健全,但是這傷終究會為成為日後的不定時炸彈。

 

在市面上有一種針劑是針對糖尿病患者的四肢末稍潰爛可見良效,但藥費不便宜,一枝小小的針劑要價上千元,一星期需要打上二劑。

在徵得大女兒的同意之下(大女兒並當面就將半年份針劑的金額留下),便開始為這名老太太施打針劑。

 

莫約三個月過去,老太太的傷口竟也好了七、八成了,有天,其中一個兒子到了安養院看老母親。

 

咦!!!!

怎麼好轉了???

我還在期待著她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便怒氣沖沖的走進駐院醫師的休息室(這安養院聘有駐院醫師二十四小時都會有醫生在),大聲的怒罵的,『你們做了什麼好事?』

醫生回答:「我們?沒有啊!你媽媽的情況 逐日好轉,沒有什麼大問題啊!」

『我是說,她怎麼會好的?』大兒子話說的很明顯。

「????」醫生一直反應不過來。

『我告訴你喔!她在床上躺了十五年,我就多花了十五年的錢,當初我只是想如果她要走,不要讓她走的那麼難看(他指全身是傷口),才轉到這來,沒想到你們把她醫好那麼多,這不是又要讓我多花錢嗎?』大兒子話說的清楚了。

「你怎麼這麼說話,她是你媽啊!」醫生不敢相信,這面前衣冠楚楚的男人,是隻禽獸不如的東西。

『我再告訴你,你要嘛!就把她醫的能吃能走,要不然你就給我別再管她了!』大兒子話說絶了。

「但是這是吳小姐交待的!」醫生搬出他家的人來,企圖壓制住他。

『她算那根蔥啊!嫁出去的女兒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她那有那個資格來管我家的事。』看來大兒子和她的大女兒也處的不好,莫非也是為了這個老母親的事嗎!

 

事後安養院退回了吳老太太用剩餘的錢(預繳針劑的部份),只能用一般的健保給付的藥物治療。

不用想,老太太又惡化了,因為高血糖的問題,很快就真的截肢,但截肢情況仍然繼續惡化,不久就如大兒子所願,往生極樂了。

 

 

我有好一陣子很想不開,為何母親含莘茹苦的拉拔兒女長大成人,如今換得如此下場,哎~~~~~

 

題外話“~

 

我有一篇是網友寄給我的.也是有關親情的,或許絶大部份的看過,但是請耐著性子再讀一遍! 請真心的對待你的每一個家人!

當我老了

 

當我老了,不再是原來的我。

請理解我,對我有一點耐心。

 

當我把菜湯灑到自己的衣服上時,當我忘記怎樣繫鞋帶時,

請想一想當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當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你早已聽膩的話語,

請耐心地聽我說,不要打斷我。

你小的時候,我不得不重複那個講過千百遍的故事,直到你進入夢鄉。

 

當我需要你幫我洗澡時,

請不要責備我。

還記得小時候我千方百計哄你洗澡的情形嗎?

 

當我對新科技和新事物不知所措時,

請不要嘲笑我。

想一想當初我怎樣耐心地回答你的每一個「為什麼」。

 

當我由於雙腿疲勞而無法行走時,

請伸出你年輕有力的手攙扶我。

就像你小時候學習走路時,我扶你那樣。

 

當我忽然忘記我們談話的主題,

請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回想。

其實對我來說,談論什麼並不重要,只要你能在一旁聽我說,我就很滿足。

 

當你看著老去的我,請不要悲傷。

理解我,支持我,就像你剛才開始學習如何生活時我對你那樣。

 

當初我引導你走上人生路,如今請陪伴我走完最後的路。

給我你的愛和耐心,我會抱以感激的微笑,這微笑中凝結著我對你無限的愛。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借一下鳳梨高手的文章來貼貼....】


粉好吃的樣耶.....今天吃鳳梨了沒呀? 


 



 


鳳梨頭我,今天特地去鳳梨田,採收了甜蜜蜜鳳梨(台農16號)~~


突然想到一定有很多人,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分辨市面上的鳳梨,目前就以最常見的鳳梨品種做個介紹,


1.金鑽鳳梨  2.甜蜜蜜鳳梨 3.牛奶鳳梨,到底它們吃起來的口感和果肉是怎樣的,就讓我(鳳梨頭)來向大家說明一下囉~~若還有不懂的,也可以問我哦


[註:鳳梨頭是我的綽號啦~~大家可以這樣叫我就可以了喔^^]


1.金鑽鳳梨(台農17號):如下圖:它的果肉是黃色的,且水份比較多,甜度也夠,喜歡吃水份較多的鳳梨者,建議選擇金鑽鳳梨~~市面上的產期到6月底



2.甜蜜蜜鳳梨(台農16號)因為本身會散發出很香的氣味,所以很多人都很喜歡,本班目前銷售最好的


就是甜蜜蜜鳳梨,因此還在東森全能估價王中,播出過哦


它的果肉就比金鑽鳳梨的果肉顏色偏白些(如下圖),一切開就聞到好香的味道,忍不住想快吃一口哩


產期到6月底止~目前因為接近結束產期了,所以目前都是比較小顆,但不影響品質哦



3.牛奶鳳梨如下圖,果肉就是名附其實是白色的哦,也就是因為果肉呈現如牛奶般的乳白色而被稱為牛


奶鳳梨,和一般以牛奶施肥的而得名的牛奶芭樂或牛奶葡萄不同,是以鳳梨品種的去命名的。民間


俗稱「牛奶鳳梨」,為高品質的鳳梨。


         牛奶鳳梨的香味特香,甜度高,為目前最受歡迎的鮮食鳳梨~~~~


產期為6月至10月~~且自從有了牛奶鳳梨後,替我們農民爭了一口氣,現在日本人每年都會提前預訂


我們的牛奶鳳梨,因為實在太好吃了~~ 呵  呵


不過銷到日本後,一顆的價格就要5~6百元了,住在台灣果真比較幸福,因為台灣沒有那麼貴啦


另外呼籲那些只想不勞而穫的人,今年不要再來光顧了,因為我們今年還是會請警察來巡邏的~~想吃就自己買嘛 ~~~~~  一定要這樣玩捉迷藏嗎??  我們種鳳梨也很辛苦耶 ...尤其是大熱天時


在太陽底下工作時,可是香汗


 


 



 


 


 


 

一珺媽咪的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